开国中将韩练成的神秘身份 曾令这三位战将迷惑 建国后才揭晓

今日头条热点新闻网收集了最热门新闻,让您不再错过每一个头条。

开国中将韩练成,与熊向晖、郭汝瑰、钱壮飞一道被誉为我党深入龙潭虎穴的四大传奇将军。

他在战争年代的神秘身份和特殊经历,曾令同为我军名将的聂凤智、冯白驹以及原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疑惑不解。这些谜底,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揭开。

韩练成将军戎马一生,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传奇故事一直被津津乐道,多次被搬上屏幕。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将军从战场归来》,就是根据韩练成的传奇经历改编的。

看史料介绍可知,韩练成的传奇非同一般,因为在国共两个阵营,他都被视为传奇人物。

蒋经国称他是在“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最隐秘的隐形将军”;蒋介石另一儿子蒋纬国说他“是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以致危险的共谍”。

在国民党阵营时,他曾被冯玉祥赞誉为“在北伐时与我共过患难”;1930年4月,蒋、冯、阎在河南展开中原大战。时任马鸿逵部64师独立团长的韩练成,危急关头率部为蒋介石救驾解围,被蒋介石特批为黄埔三期生。因此事,他成为国民党军中大名鼎鼎的“赏穿黄马褂”将军。在抗日正面战场,韩练成带过桂系主力;甚至在莱芜战败后,他反而成为蒋介石身边中将级别级侍从参谋。参与最高机密。

在共产党阵营,他与周恩来在抗战时期建立了秘密而密切的单线联系,周恩来说他是“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主席更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

那么,韩练成将军在战争年代给聂凤智、冯白驹、李仙洲这三位战将造成了那些疑惑呢?不妨盘点一下:

先看看韩练成与聂凤智。

1947年2月,发生在山东战场的莱芜战役,华东野战军在莱芜、吐丝口包围了国民党军李仙洲集团,激战三昼夜,活捉了李仙洲。

此战中,聂凤智率领的九纵负责阻击增援的敌77师,在和庄地区布下“口袋阵”,等待李仙洲所部的突围之敌。聂凤智因没争到主攻任务,很不甘心。但在打援作战中,却有了“意外惊喜”。九纵不仅成功阻援,而且由于行动迅速,没费多少力气却抓了大批俘虏。

更让聂凤智高兴的是,九纵还抓获了国民党46军军长韩练成。

可聂凤智还没高兴完,华野首长陈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聂凤智拿起电话,听到陈毅很生硬简捷的命令:“那个军长,不要讲名字,马上放掉!”

聂凤智在电话中刚问了一句原因,陈毅不耐烦了,喝道:“这是命令,没有原因!”

聂凤智不知道这是咋回事,有些发懵,但军令不可有违。他只好无奈的对部下传令说:“快,把46军那个混蛋放掉!”

据说,聂凤智随后还去找许世友司令员问理由,许世友也没好气训他:“放掉了就放掉了,还找我做什么!”

新中国成立后,聂凤智心里始终惦记着这件事。

1950年的一天,见到老首长陈毅时,他特地询问,这才知道,韩练成将军早就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自己人。

莱芜战役中,他故意临阵放弃指挥,促使了李仙洲集团的溃败,立了大功。陈毅告诉聂凤智说:“韩练成已于1949年回到了我党怀抱,现在西北军区当副参谋长,前几日还入了党···。”

1956年,担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的聂凤智中将出访东欧。途经兰州时,他算是第二次见到了同是开国中将的韩练成。此时的韩练成,是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

两位将军见面,聂凤智急步上前握住韩练成的手说:“韩副司令员,实在对不起,那次自家人抓了自家人!”

韩练成连忙摇头说:“没事,没事!当时幸亏你们放得快,不仅瞒住你们,也瞒住了蒋介石。要不是周总理、陈老总保密工作做得好,蒋介石早把我‘开销’了!”

说到此,两位将军不禁开怀大笑。聂凤智压在心底快十年的疑惑彻底释然。

再说说韩练成与他在国军时的上级李仙洲。

就在莱芜战役中的1947年2月23日,上午十点半。已被华野包围的李仙洲下令突围。

部队刚一行动,顿时枪声四起,更意外的是46军军长韩练成不见了踪影。

因为没有了主帅,46军很快乱成一团。11时左右,华野的几个纵队一并发起攻击,阵地上杀声震耳,炮火连天,不到两个小时,李仙洲的数万大军被全歼。

莱芜两军开战的关键时刻,韩练成怎么会神秘失踪呢?他到底去了那里?这成了李仙洲心中的一个谜团。

1960年,李仙洲获特赦,任山东省政协秘书处专员。一次,他从济南老家到莱芜重游,中共莱芜县委书记周兴礼陪他参观,并泛舟雪野水库。

谈到莱芜战役的那段往事,李仙洲说:“我对46军军长韩练成只身突围一事曾长期存疑:我率六万大军杀不出一条路,韩练成如何只身突出重围的呢?”周兴礼也难以解答。

后来还是周恩来总理帮他解开了这个谜底。

1975年3月下旬,国家最高法院宣布特赦释放最后一批在押国民党战犯。此前,因为原国军12兵团司令黄维的思想仍有点“顽固”。周总理特意电召李仙洲到北京,让他以黄埔一期同学的关系看望黄维,并以亲身经历与黄维谈谈心,帮助黄维解决思想问题。

李仙洲到北京时入住在京西宾馆,周总理特意让他搬往与黄维相近的前门饭店。同时还告诉李仙洲说:“韩练成同志也住在前门饭店,你们可以见面谈谈莱芜失散的往事,对你也是有帮助的。”

还未等李仙洲去找,韩练成已闻讯主动来到李仙洲的住处。一进门,韩练成就向李仙洲作了一个大揖,说:“李大哥,我对不起你啊!尤其听到你在吐丝口负伤的消息时,内心十分不安。”

李仙洲忙说:“话不该这么说,我应该谢谢你,若非你,我不是死于疆场,便是跑去台湾,怎还能得与老师周总理相见啊。”

后经长谈,李仙洲对莱芜的那段往事情才恍然大悟:

1947年2月23日一大早,李仙洲来到莱芜城北的北埠村,按照他们2月21日的约定,部队突围之前他要和46军军长韩练成、73军军长韩浚要召开一个碰头会。可到了突围时间,韩练成突然提出到城东找苏团长商量一件要事。这一走,便没了消息。李仙洲派46军的人在全城到处遍寻不见。

原来,韩练成离开李仙洲后,就被华野敌工部的杨斯德和解魁转移到莱城西关一家地下党联系的商店里,在商店的地下室里躲了起来。听到这些,李仙洲对韩练成的多年积怨也都释怀了。

最后讲讲韩练成与冯白驹。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945年9月,韩练成率国民党第46军登陆海南岛。表面他们是去接受日军投降、遣俘和恢复秩序。实际上,蒋介石想用这支部队去消灭中共领导的琼崖抗日游击纵队。

去海南之前,韩练成接到了来自三方面的指示:蒋介石说“你去海南,一是受降,二是剿共。你在那里,不仅仅是一军之长,还是当地的最高行政长官,要多动脑筋,三分军事,七分政治,一切要靠你独断处理。也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作封疆大吏的本事。”

国民党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对他说,“要趁共产党还没来得及把琼崖游击队提到和谈的议事日程之前,就用狮子搏兔的力量,在一夜之间,把它消灭在这个孤岛上!”

与此同时,他也收到周恩来的亲笔信,要求他“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无损大局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做多少,由你酌定……”

韩练成毫不犹豫地执行了周恩来的指示。

然而此时,韩练成要完成在“剿共”中保护琼崖纵队,却面临极大难题:他是“孤军作战”,只知道琼崖纵队负责人冯白驹和一个从延安派来的长征老干部庄田,但一时无法与之联系。怎样才能和琼纵沟通上,一时没能找到办法。

尽管随后韩练成做了种种努力,但由于琼崖纵队的联络电台坏了,无法与延安取得联系,不能确认韩练成是否属于自己的同志。

不久,韩练成出行时,遭到琼纵游击队伏击,腰部受伤,接着又被调到南京训话。这期间,张发奎下令46军对琼崖纵队展开围剿,一度使琼纵陷入困境。

韩练成从南京返回海口时,蒋介石已派人接管了原来由他负责的职责。所以当46军向琼纵大举进攻时,他已处在不能自主的地位了。

韩练成对这段经历很难解释清楚,所以他曾说:“历史是人们在自己走过的道路留下的足迹,历史的真正价值是让事实自己说话”。

由于国民党第46军向海南琼崖纵队清剿进攻是事实,且给琼纵造成重大损失。当时的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已经把“这笔帐是算在以韩练成为军长的46军头上,琼纵和海南人民视46军和韩练成为最凶恶的敌人。”

这一段经历,也让韩练成和冯白驹结下了“梁子”,成了没见过面的一对“冤家”。

1946年9月上旬,韩练成因“剿共”不力,受到国民党内部通报处分。10月上旬,46军调出海南。蒋介石电召韩练成到南京,对他说:“同样都是岛,陈公侠接受台湾,就比你做得好,看来你还是缺少历练,不能独掌一方天地。”

韩练成在海南的这段历史,由于一连串的偶然因素,成了一场历史误会。直到解放后,周恩来总理才解开了冯白驹对韩练成的误解。

1950年冬,冯白驹赴京汇报工作。经周恩来总理安排,韩练成在北京与解放军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见了面。当时,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在座。一对“冤家”见面,冯白驹和韩练成互相没理睬。

周恩来问韩练成和冯白驹:“昨晚怀仁堂晚会上演出的京剧《三岔口》这出戏你们看了吗?”冯白驹答到:“看了,看不懂。”

坐在一旁的陈毅说:“两个互不相识的自己人在漆黑的夜里恶战了一场,天亮才认识,真有趣啊!”韩练成说:“惭愧,没有完成任务。”

周恩来对冯白驹说:“韩练成在海南暗中帮你忙,而你却常常袭击他,你们的误会已经很久了,应该解开这个结了。”

冯白驹听后,连忙解释说:“那阵子我们的电台坏了,没能及时向中央请示报告,我有责任。”

周恩来说:“韩练成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久经考验的好同志,是有特殊功勋的人。责任在我,没有给你们接上线。”

说罢,总理转身笑着对陈毅和韩练成说:“莱芜战役你们不是合作表演得很好吗?”

此后10多年,韩练成和冯白驹见过不少次面,都是在党和国家的重要会议期间。但他们在会场上只是匆匆忙忙说几句,没有深谈。

对于海南这场历史误会,韩练成将军说:“至今觉得遗憾的是,白驹同志在世时,没能和他坐下来好好谈一次。”

建国后,韩练成将军历任兰州军管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

1955年9月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韩练成的意见。他说:根据你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以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按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将被授予中将军衔。

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何况,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

韩练成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不仅没有接受对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还把上级发给他起义将领奖金全都交了党费。

你已经阅读完本篇文章,本文是否给你带来帮助,如果能帮到您,是否可以点赞支持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